首页 | 新闻 | 新品 | 文库 | 方案 | 视频 | 下载 | 商城 | 开发板 | 数据中心 | 座谈新版 | 培训 | 工具 | 博客 | 论坛 | 百科 | GEC | 活动 | 主题月 | 电子展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数字化转型从信息化管理迈向智能化运营,面临哪些不确定性?(三)

数字化转型从信息化管理迈向智能化运营,面临哪些不确定性?(三)

数据的自动流动
  “数据+算法”背后的支撑:数据的自动流动决策革命是基于数据+算法,那支撑数据+算法的背后是什么?是数据的自动流动,即正确的数据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传递给正确的人和机器。
  青岛红领作为一家个性化定制服装企业,有些企业高管参观后感到非常失望,因为没有想象中一排排机器人、先进的数控机床、先进的生产线以及忙乱而有序的AGV小车,看到的是一排排的工人在用手工的方式加工衣服,是一个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生产场景。
  有人说他跟富士康没有区别,不是没有区别,而是根本就比不上富士康,富士康的自动化生产线、切片机、机器人是非常先进,红领跟富士康有什么不同呢?我们认为自动化分为两种。
  一种自动化是生产装备自动化,叫做看得见自动化,或者定义成工具革命,数控机床、机器人、立体仓库、忙碌而有序的AGV小车。还有一种叫做看不见的自动化,数据流动的自动化,把正确的数据在正确的时间传递给正确的人和机器,或者定义成决策革命。
  当你采集一个人上身的18个部位,22个指标之后,这一个指标首先自动生成一个适合这个人体型的一个版型,自动生成一个数控机床的加工指令,自动生成200个工序的加工工艺,定制化生产跟规模化生产相比,其复杂度、面临的不确定性远远地超出几个量级。
  当面对一个定制化生产的时候,系统变得极其地复杂,需要非常多的决策,每时每刻、每个人所面对的加工对象、工艺、方法都会发生变化。定制化生产的核心在于,如何能够把数据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传递给正确的人,以数据的自动流动化解复杂系统的不确定性。
  基于文档的信息流到基于模型的信息流我们把这一模式概念拓展到一般生产场景,当企业采集了客户的数据之后,这些数据就会在企业经营管理、产品设计、工艺设计、生产制造、过程控制、产品测试的每一个环节里去流动。
  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在数据流动的每一个环节,是不是可以没有人去参与。过去信息的流动是基于文档的流动,我们的企业通过传真、e-mail、excel表、U盘、光盘、打电话、开会、自己开发工艺程序、编写软件等各种方式传递信息。今天,我们所要追求的是,数据能够在企业内部流动过程中,不需要人的参与可以实现信息的自动流动。
  软件的本质
  据羿戓设计所了解,软件是实现数据自动流动的核心数据的自动流动,正确的数据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方式传递给正确的人和机器,正确与否的核心是软件、是算法、是模型。软件是一系列按照特定顺序组织的计算机数据和指令的集合,本质是事物运行规律的代码化,作用是构建数据流动的规则体系,是指导甚至控制物理世界高效、有序乃至创造性运转的工具,是工业和商业技术体系的载体,也是人类经验、知识和智慧的结晶。
  无论是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还是牛顿的三大规律,都是我们认识这个物理世界的方式。我们把规律模型化、模型算法化、算法代码化、代码软件化,再用软件化去优化物理世界。
  我们构建了三个世界,物理世界、意识世界、数字世界。“数据+算法”构造了我们认识这个世界新的方法2013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因发展了复杂化学体系中的多尺度模型,颁给了三位美国科学家马丁·卡普鲁斯、迈克尔·赖韦特和亚利耶·瓦谢尔因。
  这三位科学家的贡献就是构建了一个做实验的方法论,做化学实验的方法论,这个方法论就是在计算机中做实验,它实际就是“数据+算法”的另一种的表现形式。过去科学家整天在实验室做实验,现在有一部分实验可以在计算机里面去做。对于制造业也是一样,过去飞机从立项到交付需要近十五年,现在只需要五六年的时间,因为人们构建了一个新的认识和改造世界方法论。
  高铁可以通过虚拟的高铁在虚拟的京沪线上跑起来,来测试高铁运行中选择电流、电压、噪音、稳定性、可靠性等,通过在虚拟世界的快速迭代,构造了一个改造和认识世界的方法论,这种方法叫模拟择优法。
  技术架构大迁徙时代
  今天我们讨论各种各样的云和工业互联网概念的背后是什么?是我们正在迎接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这个时代就是体系架构大迁徙的时代。基于云架构的大迁移伴随着工业技术和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商业系统的需求、生产流程、业务逻辑的复杂性逐渐增加,对信息系统的响应要求也越来越高。
  面对商业和制造系统复杂性的持续增加,基于传统IT架构解决方案的基本思路是在原有业务系统升级的基础上不断开发新的业务系统,即“系统+系统”模式,面临业务系统“烟囱林立”、复杂臃肿、迭代缓慢、交付低效等挑战,业务系统响应能力呈线性增长,越来越难以适应日益复杂的制造系统。我们今天讨论工业互联网、工业云,我们讨论边缘计算、时间敏感网络等概念都在描述一件事情,我们在构造一个新的架构体系,我们可能正在迎来一场历时20年的技术架构体系大迁移时代,这场迁移5年前已经开始,会在未来15年结束。
  这是一场基于复杂经济系统需求牵引的技术架构大迁移,我们商业系统、制造系统变得越来越复杂,这种复杂性,来自于产品本身、来自于客户需求、来自于全球化、来自于供应链、来自于世界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今天我们需要重新构建这个架构就是基于云计算架构体系,基于云架构实现各业务系统和解决方案的云化迁移,我们需要构建一整套基于云架构的软件体系、商业模式、咨询服务、运维体系,使大量数据、模型、决策信息平台化汇聚、在线化调用,系统之间实现互联互通操作,实现了业务系统的功能重用、快速迭代、敏捷开发、高效交付、按需交付,即“系统之系统”模式。
  伴随着制造系统的复杂性增加,新的业务系统通过对原有业务系统模块的充分调用、部署实现快速上线,系统响应能力指数增长。
  从数字化转型1.0到数字化转型2.0架构体系的迁移推动了企业数字化转型从1.0迈向2.0,如果说,数字化转型1.0是基于传统IT架构的信息化管理,那么数字化转型2.0就是基于云架构的智能化运营;数字化转型1.0是管理导向,数字化转型2.0是创新导向;数字化转型1.0的核心是业务数字化,数字化转型2.0是数据的业务化;数字化转型1.0是实现消费端数字化,数字化转型2.0是供给端数字化;数字化转型1.0是局部数字化,数字化转型2.0是全链路数字化;数字化转型1.0是流程驱动,数字化转型2.0是数据驱动;数字化转型1.0是基于硬件和软件的交付,数字化转型2.0是数据+算法提供了赋能;数字化转型1.0是产品经济,数字化转型2.0是结果经济。
  体系重构
  数字化的逻辑殊途同归:数字孪生的世界可以设想一下,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或者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数字化的终极版图是什么?从未来看现在,我们今天所看到的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工业软件等技术,都是未来数字化终极版图的一个碎片,ICT技术发展及应用的过程,就是我们不断把这个碎片化的模块拼一个幅完整版图过程,我们都是拼图人。
  那么,形成的最终图景是什么呢?是数字孪生。我们不断地把碎片化物理世界数字化后,在Cyber空间构造成一个碎片化的数字孪生体,然后把这个碎片化的孪生体拼成一个完整的数字孪生体,直至构造一个数字孪生的世界,从数字孪生的心脏、数字孪生的飞机、数字孪生的建筑到数字孪生的城市,我们都走在构造数字孪生世界的大道上。
  我们将在比特的世界中重建原子的世界,将在比特的世界优化原子的世界,数字孪生的世界在未来20年将经历三个阶段:局部的数字孪生、静态的数字孪生和动态的数字孪生。
  深度融合:体系重构的新阶
  据羿戓技术文件编制所了解。以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为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与制造业融合带来了体系的重构,形成了以数据驱动、软件定义、平台支撑、服务增值、智能主导为特征的制造业新体系。在过去的两三百年的时间里,制造业不变的追求是:制造的高效率、高质量、低成本和客户的高满意度。
  新的体系对于制造业来说,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带来了谁来生产、生产什么、用什么工具、以什么方式、在哪儿生产的改变。生产者由单纯的生产者转变为产销者(Prosumer),消费者越来越深度地参与了生产的全过程;生产产品由功能产品演进到智能互联产品,无人汽车、智能硬件等产品层出不穷;生产工具由从能量转换工具到智能工具,3D打印、数控机床广泛应用于制造;生产方式从“试错法”到“模拟择优”,从实体制造到实体虚拟融合,虚拟仿真、数字孪生的技术正不断应用,体现一种新的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方法论;生产地点由集中向分散转变,网络化制造、分享制造正是这一过程的体现。
  转型:从思维转变开始面对数字化转型大变革,企业如何转型?企业思维需要实现三个转变:一是以不确定性应对不确定性。面对需求的不确定性,企业需要以数据+算法的策略应对不确定性,需要摒弃冗余思维、静态思维,走向精准思维、动态思维。二是以增量革命构建新型能力,企业数字化转型,就是要把软件、设备、流程优化、管理变革最终都要转化为企业的新型能力。
  这是数字化的出发点,也是落脚点。三是从产品制造商到客户运营商(Customer Operator),制造企业应成为一个工业产品提供者,通过产品与客户建立一种“强关系”,能成为24小时在线,了解、预测、满足客户需求的“客户运营商”。

羿戓LOGO.webp.jpg
上海.羿歌,主要立足于物联网之感知层的解决方案和组件设计制造。  18918134319
返回列表
华视视频